028-83080388

网购冲击民营书店苦撑 坚持品位难“糊口”

发布日期:2011-11-02

    在多家网店低价抢占市场时,曾是国内“最大民营书店”的光合作用书房被曝资金链断裂,北京7家直营店集体关张。在此之前,第三极书局倒闭、风入松停业、单向街搬家似乎都预示着,在网购的冲击下,民营书店在坚持“品位”的同时难以“糊口”。

巨头的倒掉与幸存者的苦撑

    曾在快节奏的北京市打造“家庭书店”的光合作用书房关闭了。遭到供应商哄抢的大望路店内只剩书架,还有店门上面的黄底黑字“光合作用”的招牌。而在商场内的光合作用书房分店如庄胜崇光店、新光天地店和银座店,甚至连招牌都没有留下。有人认为,这是民营书店“多米诺效应”开始显现。

    去年年初,曾被誉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书店第三极书局宣告倒闭;今年7月,国内最大独立书店之一的季风书店关闭了来福士店等4家门店,已有16年历史的著名学术书店风入松也停业搬迁。

    即使如此,作为中国文化之都的北京,仍存在着不少饶有特色的书店,静静地维护着一张干净的书桌。

    位于西城区佟麟阁路的三味书屋,从1988年创建以来已度过23个年头。灰色的墙体虽然已经过翻新重建,但木质的花窗仍透出丝丝古韵。

    目前,三味书屋在售图书数量约为7000-8000册,但由于没有折扣、走量小,仅能勉强支撑生存。在多数人包括三味书屋主人夫妇的眼里,它作为精神寄托的意义更大。

    三味书屋的书架上并没有时下的“畅销书”,而是以社会科学、文史艺术、哲学政治类图书为主。由于对书的内容要求很高,每一本都由采购员精挑细选,而不走“供应商渠道”。店员告诉记者,三味书屋中的图书来自甜水园市场、西南物流中心,甚至其他折扣较低的小书店,平均进价接近7折,因此已经没有任何折扣空间。

    除售书外,三味书屋也会出借场地办画展、摄影展、开讲座,但一律不收一分钱。有顾客回忆,每周六下午的讲座都备受关注,二层茶座常常爆满。讲座主题包括社会、经济、投资、民生、文化艺术等。主讲人既有陈丹青这样的画家,也有舒可心这样的维权专家,更有不少专栏作家和学者,一度聚集了不少关心政治民生的读者。但讲座今年已经停办,二层也不再对外开放。

    与三味书屋一样免费出借场地的,还有位于当代MOMA的库布里克书店。这家书店隶属于百老汇公司,图书、咖啡和每周免费的沙龙,让它在国内小有名气。店长告诉记者,每周四到周日店内客人较多,几乎都是沙龙带来的人流。开业两年来,库布里克书店仍无法收支平衡。店长表示,书店虽在百老汇旗下,经营压力较小,但仍要努力自负盈亏。

高成本的无奈与高品位的苛求

    几家民营书店负责人表示,随着商业地产持续升温,租赁价格成为最大的成本增长点。纸老虎集团总裁曹章武表示,物业成本、租金上涨是民营企业利润下滑最主要的方面,该公司物业费已上涨一倍,几乎吃掉了全部利润。

    北京时尚廊书店总经理许志强承认,民营书店生存不易。以时尚廊为例,目前在世贸天阶的书店,总面积1000平方米,每年房租高达200余万元。虽然今年在图书和百货销售上增长30%,但时尚廊书店前期投入达2000多万元,每年的运营成本也在以10%的速度增长。一年下来,亏损200余万元已算正常。

    三里屯老书虫负责人认为,店面租金昂贵使光合作用书房承受了巨大压力。

     光合作用书房的7个直营门店均位于大望路、宣武门、东直门等商业核心区,每平方米租金平均约25元/天。当初风入松书店停业搬迁的时候,也提出每月5万元的房租,成为书店最大的压力。

    然而,“房租致死说”也引发业内的不同声音。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指出:“很多人都说是房租逼死了书店,但房租不是书店独有的难题,为什么其他产业可以生存下来呢?为什么没人思考这个问题?”

    黎波表示,光合作用书房失利的原因之一,就是一味追求自己的品位,仅满足了一小部分消费者的需求,而忽视了大众消费。

    “店的发展思路不是一味地讲自己的品位,而是在满足大众消费的基础上,进行细分服务,通过高质量的各种服务吸引核心用户。”黎波解释,满足大众消费是为了先生存下来;而进行细分服务则是提供增值服务,这应该成为书店的最大特色。

低微的毛利与沉重的税收

    除了高昂的成本,民营书店的窘迫现状与网上书城的飞速扩张息息相关。当当网李国庆认为,目前图书线上零售份额不少于30%,并预计最晚2013年,就会与线下销量平分秋色,“大城市70%门店注定要关门大吉”。

    库布里克书店店长表示,销售量占优的网上书城与国营书店平起平坐,直接面对第二级批发市场,拿货成本仅为民营书店一半,如此一来,二者销售额必定会有很大差别。曹章武透露,去年纸老虎集团利润率约5%,在行业里已算“挣得多的”。由于民营企业几乎没有融资渠道,因此很难扩大规模、降低采购成本。

    低利润不仅源于成本的挤压,税收也是民营书店的沉重负担。曹章武表示,目前民营书店要上缴8%的营业税和33%的企业所得税,这部分负担是国营书店没有的。三味书屋店员也坦言,虽然没有房租压力,但三味书屋仍有不小的运营压力,其中开销最大的一部分就是税收。

    记者了解到,国内大部分城市,书店与餐饮店的赋税比例和税金种类完全相同,但就盈利能力而言,书店却远远比不上餐饮、文娱休闲店铺。这也是民营书店接踵倒掉的原因之一。而在国外,书店等文化经营场所的税收要比一般企业低得多,政府有意扶植公众读书、学习。

    光合作用书房关闭后,不少网友开始呼吁政府介入或减免税金。“书店是城市的文化风景,但面临着经营困境。强烈呼吁为民营实体书店减税,让书香回来。”网友林小姐说。

造血功能丧失与对资本的渴望

    谈及民营书店的出路,许志强表示,仅仅依靠销售图书和各种产品,在短期内民营书店盈利还不现实。“很多书店都在开咖啡店、餐饮,但从实际销售情况看,卖咖啡并不比卖书多挣多少。”他认为,民营书店要想盈利,必须实现连锁经营,降低书店成本。

    许志强认为,光合作用书房之所以会在实现连锁经营后倒闭,源于其在管理和投资上的问题不断,导致连锁加盟收效甚微。时尚廊将在北京开两家分店,均会享受到减免房租的优惠。“搞连锁加盟,必须最大限度降低房租,至少要减免三年以上。”

    纸老虎也有自己的扩张计划,但曹章武表示不会着急,需“根据实力和计划进行”。“到2013年,纸老虎计划在北京开出10家大店和100家小店,但都要有条不紊地进行。”曹章武说,光合作用书房倒闭的消息一经传出,就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其扩张速度太快,导致资金链周转不畅。

    除努力扩大自身规模外,民营书店急需找到“具有公益心”的企业投资者。许志强表示,所谓公益心,是指这些企业不仅看到书店作为企业盈利的一面,还要看到书店在提高城市文化素养和文化环境上的重要作用。

    百老汇可归为“具有公益心”的企业之一。库布里克书店店长告诉记者,对于百老汇来说,书店是文化的延伸。渴望为有共同爱好的人提供一个交流的场所,同时也为了吸纳新的、年轻的人群加入。因此,他们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免费沙龙”。

    在光合作用书房关闭之后,NTA创新传播机构创始人申音在网上发动了“光合再生”的活动。她表示传统书店的复苏,“仅仅依靠减税是不够的,书店需要有自身的造血能力”。

    对于传统书店的未来,申音认为线下的传统书店应该成为读者集散地,负责聚合有购买力、有鉴赏力的读者,再把读者资源“批发”给电子商务网站。她还对这样的书店做出一番详细的描绘:某个书店成为科幻小说俱乐部,这里只卖科幻图书,线下只是展书,而在网上卖书。学习北京的3W coffee店,接受一定广告,店内设置WiFi,并采用俱乐部会员卡模式对客户实行买书特惠。这样的书店较为清净,活动能聚集人气,还可以带来一部分收入。


本文由家具之都网上商城 中国家具第一网权威发布
文章标题: 网购冲击民营书店苦撑 坚持品位难“糊口”
文章地址: http://www.jiajuzhidu.com/article-1270.html(欢迎转载,转载请保留文章原始出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