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3080388

年关将至还贷是个坎 家具老板咬紧牙关“解扣”

发布日期:2011-12-30

        转眼又到年关,对于大多数家具行业的中小企业老板来说,12月到1月是个坎儿,供货商催款催得紧,应收账款老是拖欠,三角债的弦越绷越紧,银行借贷还款又迫在眉睫,现金已经成为救命稻草。不得已,不少家具老板四处奔波亲自上门催款,也有人压缩利润求客户,更有的转向民间借贷,只求能在年前“解扣”,将银行贷款先还上,开年了再贷出来……
年关将至还贷是个坎 家具老板咬紧牙关“解扣”年关将至还贷是个坎 家具老板咬紧牙关“解扣”

  为了请经销商还款

  黄老板上门“深度交流”

  黄老板经营着一家中等规模的沙发厂,厂房设在华阳。昨日,记者通过电话预约黄老板面谈,希望详细了解家具企业如何度过年关。

  “我最近都在外地,短期不会回成都。”黄老板委婉透露,“我已经在德阳呆了好几天,和两家经销商都作了深度交流。接下来可能要去达州。”

  “咋个行程中还有‘可能’的说法哦?”记者追问。黄老板坦言:“如果当地经销商在这两天把钱汇到我公司,清账。那就不用去了。”

  “原来你是去催帐的嗦?”“也不能这样说,主要还是感情交流哈。”

  “我厂的沙发采用赊销形式,经销商没有给厂里回款,到底是因为滞销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必须要自己去现场看了才知道。”黄老板说,经销商回款不畅,肯定影响家具厂的现金流,“不收点钱回来,咋个有米下锅呢?”

  他说,因此,家具厂老板年底巡视经销商就成了必修课。这趟被家具老板称为“深度感情交流”的行程,除了解一线市场行情,催收货款也是“无需明言”的真实目的。

  销量缩减上千万元

  余老板咬牙“自残”接单

  余老板的家具厂在成都已经开了快20年了,说起今年的难处,他的眉头就皱紧了。

  “我们往年五六千万元的销量,今年一下就缩减到了四千万元,再加上成本的增加,仅仅是沙发用的皮料,一年就涨了三次价,真的有点遭不住。”余老板的家具销往全国100多个专卖店,“以前一个店每次都要发十来万的货,但是今年很多店订单只下两三万,而且还有很多店干脆就不订货了。”

  对于余老板来说,为了留住经销商,“我们根本就不敢涨价,只能压缩原来的利润。”

  今年的年关该怎么过?“没办法,供货商的款一个月一结,年终了盯得紧,根本不可能拖欠,”余老板叹了口气说,“应收账款只有再催催,两三百工人要发工资,还要发年终奖,要现金就只能再压缩利润多增加订单。”

  他举例说,最近刚去武汉跑客户,告诉对方“只要是在本月下订单的,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再优惠10%的价格”。

  成本上涨手头紧

  曾老板东挪西凑找现金

  “今年家具行业的原材料价格就涨了15%-25%,劳动力成本就更不用说了。”昨日下午,广东一知名家具成都基地的曾老板直摇头,“家具厂的门卫,去年一个月一千五六的工资,轻轻松松就请到人了,今年给到1800-2000元,居然还有家具厂来挖人。”

  年底的物流也让他头疼不已,“年终物流紧张,本来给客户承诺了15天能发到的货,到了第10天打电话追问,结果还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没办法,只能调其他城市的货去补上,无形中又增加了成本。”

  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现金,“我们在银行还欠了两三千万的贷款需要在月底还上。”

  他介绍,很多家具老板今年向银行的借贷,必须在12月31日之前还回,“我们已经向公司的其他事业部申请了资金周转,有些事业部上旬需要用钱,有些事业部下旬需要用钱,反正相互流动一下就过去了,1月份又可以把钱再从银行贷出来。”

  老板诉苦

  银行钱用起舒服还起痛苦

  借民间贷?得拿卡宴和厂房抵

  余老板透露,成都大大小小3000多家家具厂,竞争非常激烈,今年已经有一些小规模的家具厂资不抵债,连夜跑路;也有一些小家具厂联合起来,相互做担保,找银行贷款救急。

  他说,稍微有点规模的中小企业都会向银行贷款,用现金滚雪球,问题在于,“银行的钱用起倒是很舒服,但是到了年底就恼火了,特别是在今年效益不好的情况下,有些家具企业勒紧裤腰带都还不起。”

  成都晚报记者了解到,年底资金回笼不畅、供货商催款紧,让不少家具企业现金寥寥无几,只能瞄向民间借贷以解燃眉之急。记者几经周折打探到,位于双流的某家具厂老板为了年底还银行贷款,找民间借贷借款260万元,用自己的卡宴和厂房做抵押,借款期限一个月,利息20万元。“这种是一丁点儿风声都不能透露的,如果被知道借了地下的钱,供货商就会蜂拥而至,那么这个家具厂离破产也不远了。”业内人士称。


本文由家具之都网上商城 中国家具第一网权威发布
文章标题: 年关将至还贷是个坎 家具老板咬紧牙关“解扣”
文章地址: http://www.jiajuzhidu.com/article-2346.html(欢迎转载,转载请保留文章原始出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