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3080388

浙江家具企业互保"坍塌" 出售股份求自保

发布日期:2012-07-04

  凌晨5点多,天是亮了,窗外传来“哗哗哗”的雨声。杭州一家知名家具生产企业的老总裘高(化名)醒了一会儿,心里还堵得慌。他在想,今天还要不要去堵银行行长的门,请求对方高抬贵手,不要抽贷,否则好好经营的企业真要倒了。

  这段时间,失眠的企业家远不止裘总一个。半年多前,东阳企业天煜建设被法院查封,没想到成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与天煜相互担保的企业,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上百家杭州企业受牵连,遭遇来自银行的抽贷、压贷压力。

  曾经用得十分普遍的“互保”,为啥成了众多知名企业心头之痛?互保,究竟是为企业解决融资难的现实途径,还是企业的“阿喀琉斯之踵”。本报记者开始了一番调查。

  一家企业倒下

  “蝴蝶翅膀”波及30多家企业

  之前,杭州家具业说起康盛家具(化名),都要竖起大拇指。3年前,吉林森工想溢价1.5倍收购康盛家具33%的股份,康盛董事长想了半天,拒绝了,因为公司不缺钱。

  昨天,康盛家具的副总经理童康(化名)在桐庐工厂忙碌了一整天,鞍前马后陪一家想来收购他们公司的国企负责人考察工厂。“对方要求控股,别说议价,只要能收购我们,至少近20年的品牌能够保住。”童康还算乐观。

  康盛家具是杭州办公家具行业的龙头企业,去年销售超10亿。今年经营形势原本也不错:房地产行业依旧低迷,但办公家具行业并未受到太大牵连,加上这几年转型升级投入新产品研发制造,订单很乐观。今年3月份拿了有史以来最大一笔单项订单某省图书馆2400万订单,宜家家居这一年给他们的订单也超过2亿元。

  一家如此优良的企业为何沦落到出售企业股份以求自保,源头就是因为一家跟自己没啥关系的东阳企业浙江天煜建设出事了。这颗火星瞬间就烧了开去,3个月时间,30多家企业受到牵连被银行收贷。

  浙江天煜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煜建设),注册地在东阳,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挺陌生,它的前身是野风建设,是野风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野风集团撤出股份独立后改名天煜建设。

  2011年即将结束的最后10天,天煜建设下属江苏分公司经理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法院立案,连累到天煜建设全部账户和房产陆续被法院冻结查封。

  这颗火星很快点燃了和其互保的家具生产销售企业嘉逸集团有限公司。

  互保已成业内“显规则”

  资产过五千万的企业,总有三五家担保企业

  “我们不可能平白无故为一家企业担保几千万,背上风险,因此大家要么不保,要么互相担保,这就是一个利益体。”童康说,几年前都是行业内上下游企业互保,这几年由于企业老板读书多,人脉更宽,开始跨行业跨地区地互保,这样能从银行获取更多贷款以保证企业发展资金运转。

  “一家资产上5000万的企业,至少有3家以上的担保企业,多的甚至超过10家。”一家在此次风波中被牵连的企业老总说,这个圈子可谓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

  就在2012年元旦过后,嘉逸集团陆续遭到几家银行“挤兑”,一下子就被收贷1个多亿。一家企业的流动资金基本都是凑好的,这1个多亿,其中大部分是民间借贷用来掉头。

  嘉逸亮红灯后,萧山区政府曾出面协调,据一份递交给银监局的文件显示:嘉逸集团和6大集团有互保关系,而这6大集团牵涉到了二级担保圈涉及30多家企业。

  3月初,嘉逸集团的“火”引到了康盛家具,到期还进北京银行的3000万一去不复返,4月初连续又有两家银行收贷。康盛家具作为龙头企业被收贷,其下游二级担保圈的企业也被银行纳入预警,出现收贷。

  公开信建议

  尽快出台“互保风险细则”

  马上进入7月份,还贷高峰将来临,一些企业老板开始坐立不安。

  “其实银行没错,企业也没错,但目前这种状况下,影响面太大,希望省政府、省银监局能够尽快出台浙江省互保风险细则,推进浙江金融改革工作。”杭州某玻璃管道负责人说,必须设立一堵“防火墙”,阻止“火势”蔓延。

  近日,记者收到杭州家具行业一封公开信和一张涉及60多家企业的民企互保图,其中不乏行业龙头、知名企业、中国民企500强。

  顺着这张担保图,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担保图里,裘高的企业赫然在列。

  “受虎牌控股被收贷影响,6月份开始,我们还进银行的贷款,有的只进不出,有的进去5000万出来2000万,上半年已经总共被缩贷8000多万,平时企业流动资金会留3000万左右。”裘高双眉紧皱。

  他提及的虎牌控股更惨,因为与另一家家具业内的龙头有互保关系,被华夏银行、中国银行、建行、农行相继抽贷,流动资金一下告急。更要命的是,这家中国民企500强斥资7.98亿元收购了浙江宏发能源投资公司,收购款中一半来自自有资金,失血本就严重。

  其实,这几家都是正常经营的企业,好几家担保企业还是行业龙头,虽然今年经济形势不乐观,但他们的经营情况都不错。像虎牌控股,一直规行矩步,即使在房地产开发最热的那两年,虎牌也始终谨守制造业本行。

  杭州家具商会的一份调查资料显示,仅仅是杭州家具行业,担保圈所涉及企业就有100多家,涉及23家银行,关联金额超过100亿。

  在杭州家具商会写给浙江省银监局的一封公开信中提道:近半年,我们这些企业的董事长们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担心贷款进去出不来,夜夜的恶梦,根本没有一点心思管理生产经营。

  助读

  “互保”是指互相担保,也就是企业之间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对方还不出钱时需承担还款连带责任。浙江企业之间互保非常普遍,还有更多的采用“联保”,就是三家或三家以上企业组成担保联合体,所有成员为其中任何一家的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银行为了控制风险,除了抵押物有时会要求企业找一家甚至几家企业为其担保,一旦出现还不上贷款,就由担保企业承担还款连带责任。(记者 张妍婷)


本文由家具之都网上商城 中国家具第一网权威发布
文章标题: 浙江家具企业互保"坍塌" 出售股份求自保
文章地址: http://www.jiajuzhidu.com/article-4919.html(欢迎转载,转载请保留文章原始出处)

更多